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 男生就不能穿美丽的仙女裙了,谁规定的?

  • 时间:2019-10-09 16:01:21 作者:Sona
  • 男生就不能穿美丽的仙女裙了,谁规定的?

    美国作家、表演艺术家、性别理论家Kate Bornstein曾这样说:“我知道我不是男人,渐渐地我明白我很可能也不是女人。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要求我们非男即女的世界里?”

    在当今的时尚界、艺术界乃至整个社会,性别流动(Gender Fluid)、性别自由化(Gender Free)这样的词都得到了极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男女不再是性别唯一的代名词,当中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甚至性别这个概念已经得到了颠覆。

    在时尚界,这样的趋势在近些年得到了充分地展示。在男装周上,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女模特穿着男装走秀;甚至许多品牌选择采用男女合秀的方式,男装与女装没有了明确的系列。

    Maison Margiela 2019秋冬系列

    除此之外,明星名流们也带头对这股趋势表示支持。《姿态》中的Billy Porter,在出席多场活动时都选择了雌雄同体的造型,在引发巨大讨论的同时,也让人们看到了原来不同性别符号的服装穿在同一个人身上也可以那么合理。

    Jaden Smith也将“穿裙子”本身变成了自己的一个标志。无论是日常出街,还是在Louis Vuitton的广告里,他都将穿裙子进行到底。不过,他可不是为了搏眼球,表达自己内心感受、穿得舒适才是他的诉求。

    Louis Vuitton 2016春夏系列

    几个月前,波士顿美术馆(MFA)开始举办了一场名为“性别颠倒时尚(Gender Bending Fashion)”的展览。在展览中,你可以看到从1930年开始各个年代的无性别服装,比如David Bowie的尖头Ziggy Stardust西装、裁缝大师Freddie Burretti的锦缎等都是非常珍贵的藏品。

    而从去年2月开始,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将“无性别/非二元(unisex/non-binary)”这一类别加入了纽约时装周的日程中。与我们所熟悉的男生穿女装或者女生穿男装不同,这样的概念其实把无性别时尚发展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不强调把衣服穿在男人或者女人身上,而是隐藏性别的属性,衣服只为适合每个个体而存在。

    与许多传统的奢侈品牌不同,有些设计师品牌从创立的第一天开始就提出了无性别的愿景,在他们的系列里,没有特别的男装与女装的概念,而是没有划分性别的的概念,不论什么风格的衣服都适合所有人。

    Telfar

    纽约品牌Telfar由设计师Telfar Clemens于2005年创办。从一开始,Telfar在性别问题上就表现的非常激进。在2019春夏系列中,所有产品都很难为它们划分出一个严格的男女界限,无论什么性别的人穿上它,展示的都是属于个人的特质。

    作为2017年CFDA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大奖的得主,Telfar的设计一向从日常生活中取材,寻找城市中被人忽视的灵感。在基本款的夹克、衬衫中,设计师能够融入自己的理解,因此也得到了更多人的喜爱。

    从今年的这只爆款手袋就可见一斑。作为Telfar唯一的一款包袋,它采用了简约的浮雕设计,仅仅在颜色上进行变化,似乎任何人拿上它都显得很合理。

    但虽说品牌已经因为性别问题打上了很深的烙印,设计师Clemens自己好像对“政治正确”有些不以为然。比起把关注点放在性别问题上,他自己更愿意关注做出来的服装是大号还是小号,因为他真的从骨子里就不care设计出的衣服最后穿在什么性别身上啊。

    Gypsy Sport

    在Gypsy Sport的创始人Rio Uribe看来,所有衣服都是性别中立的,如果孩子没有被教育蓝色牛仔适合男孩儿粉红连衣裙适合女孩的话,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会按自我来打扮。

    而Gypsy Sport这个品牌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由于一次与DKNY成功的合作,Rio Uribe和Rob Smith于2012年下定决心创立自己的品牌。Gypsy Sport看起来有些街头,又有些怪异,在它的Instagram里,你可以看到各种性别、信仰、肤色、身材的模特,不因服装受束缚。

    比如在最新一期2019秋冬的秀场上,我们可以看到壮硕的肌肉男化着烟熏妆、穿着吊带裙,尽情展现自己骨子里的风情。这大概就是Gypsy Sport想传达的——衣服是为人服务的,不该被性别的stereotype限制。

    Eckhaus Latta

    按外界的噱头来说,Eckhaus Latta是一个聚焦于“性”的品牌。它最惊天动地的一次,就是2017春夏年的一组宣传照片,将镜头瞄准了真实情侣的性爱生活,瞬间引起了全世界的热议。

    但与此同时,从另一个层面来看,Eckhaus Latta其实把“性”的概念放在了一个无足轻重的位置。这个创建于2011年的品牌没有固定的客户群,创始人Zoe Latta和Mike Eckhaus说:“性别和年龄都不是穿衣的障碍……我们想融入衣橱,然后丰富穿着者自身的悖论。”

    而品牌的设计和文化同样将此展现得淋漓尽致。从品牌创立开始,其灵感缪斯就包含了著名的变性模特Hari Nef,所推出的系列也常以流性人等多元性别作为灵感,努力打破传统的框架。

    在最近的2019秋冬系列中,这样的特点也同样得到了延续。男女模特所穿着的衣服,没有在概念上进行大的区分,创作理念都是一致的,所有衣服都可以穿在每个人身上。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很多人把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简单定义为一个男装品牌,但其实品牌所推出的单品也通过电商平台面向女性出售,真正做到了所有性别同穿一套衣服。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同样是以无性别闻名的品牌。它于2015年创办,每一季的秀场都用标志性的裙装、男女莫辨的妆容和各种怪诞的元素,打造出充满戏剧感的风格,谁能说这种风格是更适合哪种性别呢?

    Charles Jeffrey Loverboy 2020春夏系列

    The Phluid Project

    最后,我们要说说世界上第一间性别自由化(Gender Free)商店——The Phluid Project,它其实是一个零售与社区空间的混合体,于去年3月1日开业,致力于重新定义性别标签和创造自我表达与创意共享,无论什么样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

    而上面我们所说的品牌大多都能在The Phluid Project找到,创始人Rob Smith希望通过服装来帮助年轻人找到一个真正表达自己的安全空间,让他们能在社会印象中你“应该是谁”的面具下,找到自己真正是谁。

    The Phluid Project建立的意义,其实并不仅仅是卖卖衣服而已,它更是让无性别时尚的概念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在今天,例如Nordstorm等知名百货公司已经开设了模糊性别的概念商店,而John Lewis更是取消了童装线中男女的分类,希望每个孩子都能穿到自己真正喜欢的衣服。

    早在1993年,美国布朗大学的生物学家和历史学家 Anne Fausto-Sterling 就提出,人类至少有5种性别。而在FaceBook注册时,你更是有70多种性别选项让你眼花缭乱。当人们真正了解到性别也不只二元时,谁又能规定我们应该穿什么呢?

    策划:芭莎时装组

    责编:Leon Chang

    文字:Dumpling

    整理:Ming

  • 上一篇:许凯大胆挑战雀斑妆,连换7套造型,果然颜
    下一篇:这些甜美女孩都吃了豹子胆,敢这么穿?

焦点·图文 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