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正文

会宁有座会师楼

来源:人民日报发表时间:2021-09-11 04:13:32浏览:2320

导读:  会宁有座会师楼(我与一座城·红色记忆(19))  会宁,黄土高原上的一座小城。历史的风雨一次次从这里走过,时代的阳光洒满今天的大街小巷。  二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工作,每天

  会宁有座会师楼(我与一座城·红色记忆(19))

  会宁,黄土高原上的一座小城。历史的风雨一次次从这里走过,时代的阳光洒满今天的大街小巷。

  二十多年前,我在这里工作,每天都会经过一座建于明代的门楼。《会宁县志》上说这是旧县城的西门,原来叫“西津门”,当年红军骑兵团就是从这里进入会宁城,拉开了红军三大主力会师的序幕。新中国成立后,门改名为“会师门”,楼即称“会师楼”。那时,会师楼是会宁城的制高点,每天的第一缕阳光最先照亮这里,每天的夕阳都落在门楼背后。后来,县里在会师楼前建了一座红军会师纪念塔,呈三塔环抱状,象征着胜利和团结。

  有时,我会一个人登上城楼,眺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遥想1936年10月红军在这里胜利会师的情景:那是红旗如火、人潮如海的时刻;那是欢呼声和口号声响彻云霄、欢笑和泪水交融的时刻;那是几千年来这片黄土地上从未有过的激动时刻……

  我曾在城墙边的一间平房里工作生活多年,仿佛会师门的一个守门人。近处的会宁红军会师纪念馆经常举办各种纪念活动,城墙上飘着一杆杆红旗,喇叭里一遍遍播放《长征组歌》。每到这样的时刻,我都心潮澎湃。

  在这里,因为工作需要,我翻阅了大量与红军长征有关的书籍,拜访了当地许多老红军。我的心也跟随着文字记录和老红军的讲述,一次次爬雪山、过草地。

  后来,我离开了会宁,离开了那片我工作生活了四十年的土地。那里的风风雨雨虽已渐渐淡忘,但红军留在这片土地上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在我心里愈发清晰起来。我创作了反映会宁会师的长诗《红旗 红旗 红旗》,纪念那光荣的时刻。

  在兰州工作的这些年,我几乎年年都要去几次会宁,每次都要到县城里去看看,每次都会看到可喜的变化。我先是看到当年朱德总司令率部进入县城的南关,原来坑坑洼洼、尘土飞扬的土街道,变成了水泥大道;再是看见当年红军会师后离开会宁的北关,一间间低矮的平房变成了高大气派的住宅楼;接着看到县城里有了广场,有了花坛,看见走在街上的人们一脸的幸福和自信。一年年过去,古老的小城蜕变为一座现代化城市。

  和这里的人们交谈,人们常常脱口而出的是“红军”“长征”“会师”这样一些词。这些字眼深深地烙印在一代又一代会宁人的心里,无论遇到困难还是取得成绩,人们都会用革命前辈的精神来激励自己。

  现在,县城里最宽阔的一条道路被命名为“会师大道”,祖厉河上最漂亮的一座桥叫做“会师大桥”。此外,还有“会师中学”“红军小学”“长征景园”“会师镇”等等,人们用这样的方式铭记会宁的光辉历史。

  而在会宁人的习惯里,每逢特殊的日子都要去一次会师楼,孩子周岁、老人过寿、结婚纪念日……去会师楼前照张相;小学生戴上了红领巾、新兵入伍……去登一次会师楼;春节、“七一”、“国庆”……去会师广场展示一回风采;远方的亲朋好友来了,领着去看一看会师楼,照一张合影;来会宁任职的干部,第一件事是去看看会师楼,离开会宁时,还是要去看看会师楼;不管在哪里的会宁游子,回故乡都要去会师楼前转一转……

  我的老家在会师镇杏儿岔。前些日子,我回了一趟老家,在县城里乘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到我们村子了。这让我心里生出无限感慨,想起几十年前走这一段山路,不管坐什么车,都得弯来绕去跌跌撞撞好半天,回到家时浑身上下都是土。如果冬天遇到一场雪,十天半月车辆都无法通行,人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中的山路上步行。我就曾多次从县城步行回家看望父母。现在,县城和村子之间有了平坦的水泥公路,私家车、出租车随时都可以进出村子。原来因为自然条件艰苦而贫困的家乡,小康的花朵如今已开遍家家户户。原来荒凉的坡坡岭岭已是草木葱茏,梯田里的庄稼蓬蓬勃勃,田间地头不时飞起好多年都不见的锦鸡,生态越来越宜人,日子越过越红火。

  回到县城,我看见此刻的会师楼,正沐浴在高原静谧的秋光中,弥漫在空气中的麦子清香扑面而来。此刻,我的心中又一次涌动着蓬勃的诗情,我要用诗歌记录下这片土地上前行的身影和奋进的脚步……

  牛庆国 【编辑:房家梁】

热门专题

最新发布